可爱的孔老头——读《容斋随笔》之二
来源:中财论坛         编辑:夜莺         时间:2021-01-04         点击量119

孔子的温文尔雅,和颜悦色,平易近人,幽默自嘲,因材施教等等诸多优点,在《论语》的很多章节都有体现。一会捧起,一会打倒,一会修庙堂,一会办签证,一会儿东,一会儿西地满世界折腾他老人家。我想,如果孔子泉下有知,也会摇摇头,一笑了之。人们对他顶礼膜拜,我觉得有些过分。有些炒作的嫌疑。因为,孔子也是一个心智健全,身体健康的普通男人。凡是作为男人应有的坏德行,他都一样不落。

懒惰,他有。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。

邋遢,他有。惶惶如丧家之犬。

好色,他有。淫乱如南子,也不避嫌,和她闲扯。

虚荣,他有。对自己身世讳莫如深,说与理想无关。

偏激,他有。不以尾生抱柱守约而赞,反以尾声借醋予人相批。

粗言莽语,也有。夸颜回不迁怒,不贰过。这句话受用,可他偏来一句“不幸短命死矣”,哎!

……

总之,人的七情六欲,他都有。但这并不影响他在世人心中“万世之师”的光辉形象。我反倒觉得他更真实,更贴近大家内心深处的那个可爱的普通人形象。比如他老人家爱哭。爱哭到哪种程度呢?

还是先讲一个笑话吧:

一只麒麟死了,孔子见了大哭不止。学生们为了安慰他。想了一个办法,把铜钱串起来,挂在牛身上,然后逗他说:“孔老师,别哭了,你看麒麟又活起了耶。”孔子抹了抹眼泪,看了看说:你们豁我,这明明是一头牛嘛!

虽是笑话,但至少也说明了一个问题,孔子也是一个性情中人。他让我想起“超级女声”的选秀曲词:…… 想唱就唱要唱的响亮, 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, 至少我还能够 ,勇敢的自我欣赏 ……

对他老人家来说,也是“想哭就哭”没了忌讳,很明朗的一个人。就为这点,我也要为他鼓鼓掌,点个赞!

譬如,伯高在卫国,死了。有人给孔子报信。孔子对人说,你们把由和赐给我叫来,我要在赐面前哭一下。这事搁在现在,年头岁尾,在人前流眼巴眼(流泪哭泣)的,人家不嘟嘴马脸(给脸色你看)在心里骂你,才怪。可这孔老头,真的就跑到学生赐的寝门外哭了,还让赐出来作证,并替死者家属,迎接哭拜之人。你说,这孔子是不是个演戏的呀?

伯高和孔老头,关系不大。但伯高是赐的朋友。赐的朋友死了,他张嘴就哭,如是他自己的爱徒死了,不知要哭成啥样儿啰?

幸好洪迈在《容斋随笔》记了一笔。听说由(子路)没了,孔子先是一惊:由也死了!接着仰天大哭:“老天爷啊,杀了我吧!”一下晕倒在庭院。大家知道,子路率直勇敢,有勇有谋,治国能人。但也是个热血青年,也最爱和孔老师顶嘴。经常把这孔老师弄得下不了台。对这个调皮捣蛋的学生,同学们的开心果没了。白发人送黑发人。不消说,孔子也悲伤难过。

居处陋巷,粗茶淡饭,乐在其中而不改志的心肝宝贝——颜回,这个德行居首的学生,他的离世,孔老头又是怎样的痛彻心扉呢?大家还真不能感同身受!

颜回死了。孔子连呼“老天爷真是要我的命呀!老天爷真是要我的命呀!”都说仁者寿,可这位最勤学好问,最视孔老师品德知识为日月圣明光洁的颜回,最得孔老师真传的颜回,四十不到就头白早死,英年早逝,怎不叫古稀之年,情同父子的孔老头悲痛欲绝呢?

传道无人,传道无人了啊!理想没了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除了爱哭, 孔老头子也爱耍点小脾气,摆摆谱,端端名人架子。

在《(国学四库)论语》版中。我看见这样一个小故事。

孺悲是鲁国人,鲁哀公派他向孔老师学习士丧礼,可孔子不知为何就是不愿见他。人家一来会见他,就谎称自己生病了,不能见客。传话者刚出房门,孔子便把瑟拿下来弹唱,故意使孺悲听到。

一般人都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撒谎,可却很少有人向孔老头这样,故意弹弹唱唱,让人知道自己在撒谎。有人疑虑满腹,他老人家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唷?道不同,不相谋呗!懒得考证!

今天想来,莫非这孔老头有先见之明,知道三国的孔明先生会来一出《空城计》不成?这是笑话,信不得。

要我说,其实也简单。就是想气气你,我高兴,咋地?

不管是出于礼仪,习俗,还是出于情义、理想,孔子的哭,在大家今天看来,都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男人的正常行为。就是偶尔的任性一下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!

孔子,一个可亲、可爱的性情中人也!


相关文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