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僧取的经有什么用?
来源:中财论坛         编辑:水如空         时间:2021-01-14         点击量162

  整部《西游记》,主要讲的就是唐僧取经的故事。可是却很少有人会想到:唐僧取来的经到底有什么用呢?

  当然,若依史实而论,玄奘取经的意义十分重大。可以从佛教发展传播,或是中印友好往来等等说上一大套。不过既然《西游记》只是一部小说,所以便只以文论文,看故事中那些“真经”到底有什么用?

  首先,从如来和观音口中,根本就看不出这经有什么正经作用。甚至可以说,他们自己口中的“真经”作用,也是相当混乱的。

  比如,盂兰盆会后,如来曾向众圣说:“我今有三藏真经,可以劝人为善。……乃是修真之经,正善之门。”似乎这所谓的“三藏真经”就只有个“劝人为善”的功能。若如此,花费那么多时间精力跑那么老远去取,实在是赔大发了。

  不过等唐僧等到了西天,如来的说法却又略有不同:“我今有经三藏,可以超脱苦恼,说明灾愆。……真是修真之径,正善之门。凡天下四大部洲之天文、地理、人物、鸟兽、花木、器用、人事,无般不载。”这里,仍然强调此经是“修真之径,正善之门”之外,又多了一句“凡天下四大部洲之天文、地理、人物、鸟兽、花木、器用、人事,无般不载。”大概可以相当于一部古代的“百科全书”了。不仅如此,此经还“可以超脱苦恼,说明灾愆。”这就说明此经不但有心理疏解的功能,更相当买了一份大额保险。若照此说,取来这个经还是有些用处的。

  不过这可不是唐太宗会叫人千里迢迢到西天去取经的主要目的。唐太宗之所以要叫人去取经,是因为他在地府转了一圈儿,从鬼门关回到人间,所以组织了一大批僧人举办水陆大会,要超度被他杀害的那些生灵,免得他们在阴间向自己讨债。然而恰在此时,观音显化的老和尚却突然跳出来向玄奘指出:“你这小乘教法,度不得亡者超升,只可浑俗和光而已;我有大乘佛法三藏,能超亡者升天,能度难人脱苦,能修无量寿身,能作无来无去。”观音后来又直接告诉唐太宗:大乘真经“能解百冤之结,能消无妄之灾。”什么叫“浑俗和光”大家也说不清楚,大概意思就是和尚也出了力,东家也挺满意——总之,大家“和谐”就好。至于亡者得没得到超度反正没人知道,也就由他去了。多少年来,东土大唐的和尚们就都是这么教的,都是这么学的,也都是这么做的。可是观音一句话,把这美好的和谐景象全给破坏掉了。因为她说得很清楚,只有那三藏“大乘佛法”才“能超亡者升天,能度难人脱苦,能修无量寿身,能作无来无去。”甚至还“能解百冤之结,能消无妄之灾。”以唐太宗的性子,连王羲之的字写得好都得陪着自己埋在坟里呢,有这么好的经,怎么能不叫人去取呢?

  可是,观音说的是真的吗?观音说的话,自然没人敢质疑,包括这位刚一上路就差点给妖怪当了点心的唐三藏。在两界山,唐僧遇虎,被猎户刘伯钦所救,到了刘伯钦家里,正好赶上刘伯钦父亲的周年,所以就为其做了一些法事,同时念了几部经——彼时“大乘真经”还没取到手,当然仍是原来只能“浑俗和光”的小乘经而已。结果如何呢?书中写道:“却说那伯钦的父亲之灵,超荐得脱沉沦,鬼魂儿早来到东家宅内,托一梦与合宅长幼道:‘我在阴司里苦难难脱,日久不得超生。今幸得圣僧,念了经卷,消了我的罪业,阎王差人送我上中华富地,长者人家托生去了。’”一读之下,不由得不叫人立即张口结舌——原来所谓的“小乘经”也是可以超度亡灵的?难道……难道……难道观音在骗人不成?

  这简直是太可怕了。此时的唐僧还没出大唐地界,如果他真的发现了这一秘密,立即返回还为时不晚。问题只是,他发现了吗?书中只写当刘伯钦一家向他表示感谢时,“三藏也喜”,想必是为自己能够帮助救命恩人而喜。可是他怎么会竟一点儿疑惑也没有呢?

  一种可能是,他太迷信于以观音为代表的佛教上层神仙集团,对他们的话言听计从,只有照做,从不质疑,根本上就是一个盲目的信从者,这和时下的许多“信众”一般无二。另一种可能则是,他早就知道所谓的“大乘经”只是一个幌子,那些经书根本就无足轻重,重要的乃是“取经”的这个过程,以及佛教经典东扩的最终结果。若果如此,这个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唐僧,其心思之重、其城府之深则非同小可了。

  取经的过程,其实是一次佛道两家互相较量的过程,也是一次粪扫打着妖魔幌子干坏事的各路神仙的家属的过程,这一点,许多《西游记》的解读文章都有涉及,在此不论;而佛教经典东扩的过程,其目的则更加不可告人。

  在得知阿难、伽叶因索要“人事”不得而传了无字经时,悟空曾质问如来,如来的回答是:“经不可轻传,亦不可以空取。”怎么个“不可轻传,不可轻取”法呢?他还特意举了个例子:“向时众比丘圣僧下山,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者家与他诵了一遍,保他家生者安全,亡者超脱,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。我还说他们忒卖贱了,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。”看清楚了吗?唐僧度刘伯钦老爹亡魂脱离地狱之苦,投生富贵人家,连一锭银子都不肯收。可是在西天的“比丘圣僧”们,在赵长者家诵了一遍“保他家生者安全,亡者超脱”,就讨了“三斗三升米粒黄金”,如来还嫌“忒卖贱了”“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”,这简直比抢银行来得容易嘛!看看如来说的南赡部州“你那东土乃南赡部洲,只因天高地厚,物广人稠,多贪多杀,多淫多诳,多欺多诈……”但从唐僧西行的路途不难看出,越向西走,妖怪的势力越大,行为也更加令人发指。比如在狮驼国,几个妖怪居然可以把一城居民全都吃光。西牛贺州和南赡部州,究竟哪里才“不贪”“不争”,哪里更“多贪”“多诈”?事情情况和如来说的正好相反。

  所谓“大乘真经”是否还有其他功用,书中没有明写,大家也不得而知,但只从“超度亡者”这一点,小乘与大乘的效果都是一样的,可是其收益却有着天壤之别。若果然如此,此大乘经典东扩的过程,便完全可以视为佛教资本市场向东入侵过程。正所谓“远来的和尚会念经”,就如时下,即使做出的饭同样好吃,人们也宁愿从日本买回天价的电饭煲,而不肯使用便宜好用的国产货。其道理一般无二。

  在整个取经事件中,如来是总策划,观音是具体实施者,唐僧无论蒙昧无知还是心知肚明,结果都是最大的受益者——既认了个皇帝当干哥哥,又修成正果成了旃檀功德佛。只有那个唐太宗当了个冤大头,苦苦等了唐僧十四年,才等来一堆功用未必有多强大的“大乘真经”。以及地府里那些本该得到超度的亡魂,因为观音一番话,唐太宗便下旨“且收胜会,待我差人取得大乘经来,再秉丹诚,重修善果。”——活生生地把进行到一半的大陆大会解散了。否则,这十四年中,不知已超度了多少亡魂。当然,更倒霉的则是大唐千千万万的信众,因为彼经一旦传播开来,人人“耻谈小乘”,皆向“大乘”,其结果是“正善”“修真”的效果未必有多好,但却会有大量黄灿灿的金子流入和尚们的口袋。

  而更大的受益者则在在背后策划实施的如来观音等高级仙佛,要知道,一部经只念了一遍就讨了“三斗三升米粒黄金”,唐僧取回去那么多经,得换来多少黄灿灿的金子啊?如来说的“叫后代子孙没钱使用”,至此方才令人恍然大悟:和尚不许结婚哪来的“子孙后代”?当然是继他们出家的小和尚们了?看佛陀时代天竺的出家人一个个面黄肌瘦、骨瘦如柴,而后来神州的和尚们则一个个肥头大耳、油头粉面,便知如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不信且看东土诸名山古刹,无不香火旺盛,金碧辉煌,富丽堂皇,僧众繁多,生活优裕……都是拜此“真经”所赐。(本文于2017年9月10日发表于中财论坛)


相关文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